精彩小说尽在理理电子书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进入TXT下载页章节错误请点击我

首页 > 恐怖小说 > 灵怪笔录 > 第三十三章 第四节

书签

第三十三章 第四节

染血鬼手
    第三十三章第四节

    徐云德问道:“灵惞姑娘,你能确定这个气息到底是来自何人吗?”

    灵惞点头道:“能,他身上的气息与众不同,我绝不可能认错,我想智者他老人家应该就在这一沟村境内!”

    “智者?”听了灵惞的话后,刘萍等人近乎是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,随之王长贵开口道:“若真是智者来了,那他为何不现身与我们相见呢?另外他来着一沟村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灵惞说道:“智者乃是集天地大成者,他所做的事情,定有他的道理。</files/article/html/9/9844/果蔬青恋最新章节39小说网>”

    徐云德点头道:“智者的每一次出现,必然都会有某些事情发生,我想这次多半也不例外,既然他不现身出来与我等相见,那我们就只管等着好了,正所谓该来的终究会来,倘若真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的话,我想很快就会有所征兆了!”

    听他们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猜测着,刘萍自始至终都没有多说一句话,因为此刻她心里想的是,智者的此次出现,跟叵蓉这两天所遇到的怪事是不是有关呢?

    那自称是徐八歪的鬼魂,到底是不是真的徐八歪?联系起那魂魄,就连葛五的鬼玺都无法控制,刘萍心里越发觉得蹊跷,难不成那鬼魂实际上就是智者所化?如此一想,刘萍脑子里似是豁然开朗,许多细节也都自然而然的联系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那自称是徐八歪的鬼魂,以极为厉害的术法,控制了叵蓉的心神,这一点,绝非是一只寻常的鬼魂所能做到的;另一方面,那鬼魂以篆刻碑文为由,让叵蓉在无字石碑上篆刻一些记不住的文字,那么这些文字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呢?他又为何要叵蓉做这些事情?按理讲一只亡魂,绝不应该会做出这等事情来,那么照此说来,这自称为徐八歪的魂魄,绝非寻常,很有可能便是智者!

    这时,王长贵似乎也想到了什么,他突然说道:“诸位,听闻蓉丫头这两天遇到了怪事,我想此事跟智者会不会有什么关系?按理说,寻常的鬼魂,根本就奈何不了那丫头,可这徐八歪的魂魄竟然又如此神通,这点发人深思呀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庄钏皱眉道:“这么久以来,智者自始至终都在为我们大伙提供一些线索与帮助,更何况既然我们这些被他选中为有缘之人,那么他不应该对叵蓉姑娘不利才对,可为何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刘萍道:“庄道长,其实那自称徐八歪的鬼魂,除了间歇性的控制蓉妹妹的心神,让她去林子里篆刻石碑以外,并没有做出任何对她不利的事情,或许他只是在借蓉儿之手,替他做一些事情罢了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看了一眼刘萍,随之问道:“丫头,你是不是觉得那徐八歪便是智者?”

    刘萍点头答道:“恩,我有这种猜测,但并不能确定,现如今智者没有现身出来与大家相见,那么定是有其中的因由的,智者神通广大,他若不主动找我们的话,就算我们想尽一切办法,想来也是无法找到他的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稍一深思,然后再次开口道:“话虽如此,但目前我们毕竟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徐八歪便是智者,因此蓉丫头的事情还是跟想办法进一步求证,此事非同小可,我们科容不得半点马虎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对叵蓉的溺爱,大伙都心知肚明,这回事情发生在叵蓉的身上,王老道表面上看似平静,可实际上,心里头比谁都要焦急。

    刘萍道:“昨夜我跟葛五尾随蓉儿一同去了那片林子里,但并没有任何收获,不如今夜我们一同前去,正所谓人多力量大,说不定这次会有所发现呢,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点头道:“也好,倘若真是什么孤魂野鬼做的恶作剧,那么老道我决不饶他!”说罢,便见王长贵一甩衣袖,冷着脸扬长而去,徐云德见状急忙问道:“我说老道,这半晌不夜的,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王长贵头也不回的答道:“我去瞧瞧蓉丫头,若是受阴气入体,亦或者是受了惊吓,我也好趁早给她开个方子。”

    刘萍心知叵蓉目前的身体状况很好,但并没有说出来,应为她知道王大仙仅是想去看看叵蓉那丫头罢了。

    大伙儿从王长贵家出来之后,刘萍便邀白羽跟灵惞去她家中坐坐,不过白羽因新婚刚过,多有不便,所以婉言谢绝,跟着徐云德一起回家去了,灵惞则答应了下来,她挽着刘萍的手,两人形同姐妹,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去了孙家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村里的小伙子但凡见到灵惞的,无一不是目瞪口呆!毕竟灵犀虽住一沟村的时间不短了,但是她很少露面,村里还是有不少人连她面都没有见过的年轻人呢。这头一回见到有着如此美貌的灵惞,个个都成了木头。

    感受着小伙子们赤热的目光,灵惞只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舒服,她低头小声说道:“他们这都什么眼神呀,我脸上或身上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?”

    刘萍呵呵笑道:“没有啦,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,那些单身的小伙子见了,自然心里喜欢!”

    爱美是所有女人的天性,不论是哪个时代都是如此,灵惞听了刘萍的话后,也是满脸喜色的说道:“我真的……真的有那么漂亮吗?”

    刘萍点头答道:“当然,你是我见过的所有女子之中,最好看、最漂亮的一个了!想必在你们的那个时代,也有很多出众的男子追求你吧?”

    灵惞摇头道:“这倒没有,那时候我但凡在人前露面,必定会遮住脸庞,因此见过我真面目的人并不多,他们之所以能够认得我,那都是因为我的法术比较特别罢了!”

    想起灵惞那强大的道法,刘萍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你这么美丽,但那时却必须遮住脸庞,真是可惜。难怪上天会安排你在时隔五千年后,再次出现在凡尘人士呢,想来就是不想让这绝佳的资源白白浪费,就那么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吧。”

    纵使是灵惞,也经不住刘萍的夸赞,她脸颊微红,有些羞涩的说道:“你可真会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两人并肩来到了孙家,此时叵蓉也已经起床了,王长贵正跟孙老爷在厅中用茶,叵蓉则一手托腮,一脸心事的坐在王长贵身边楞神。她一见刘萍跟灵惞回来了,脸上顿时有了喜色,急忙起身迎了上来,拉起她俩的手道:“姐、灵惞姐姐你们总算来啦,我都快要无聊死了。”

    刘萍宠溺的刮了一下叵蓉的鼻梁,说道:“姐不是叫你在床上好好休息的吗,怎么这就起来了?”

    叵蓉道:“你走后,我睡了一会就醒了,虽然还有些乏,但就是睡不着,所以就起来咯,对了姐,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!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消息呀?”刘萍跟灵惞异口同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叵蓉笑着答道:“说来也怪,这两日我都没有去修行,可方才一觉醒来,却发现自己突破了瓶颈,行为往上提升了好大一块呢!”

    灵惞以前虽跟叵蓉有些间隙,但女人跟女人之间的矛盾,就好像是一层薄纸一样,是很容易捅破的,并且这层隔阂一旦捅破,她们之间的关系便也会直线上升,现如今她俩就是这般,关系早就好的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灵惞笑着说道:“蓉妹妹,你可真是天才呀,连睡觉都能提升修为,真不愧是叵姓一组的战神,潜力无限呀,就连我我自愧不如了呢。”

    叵蓉嘿嘿笑道:“哪里,这应该就是个偶然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是偶然!”屋内的王长贵突然插嘴道:“修行一途,可谓是千辛万苦,瓶颈的突破更是难上加难,想必这一点,你们心里比谁都要清楚,就算蓉丫头乃是天纵奇才,也绝不可能做到睡觉都可突破这一点,我想她之所以能够睡了一觉,而后便不知不觉的突破了,其主要原因,极有可能跟着两夜发生的事情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叵蓉一听这话,脸上顿时写满了惊诧,她说道:“跟这两夜所发生的事情有关?难不成篆刻石碑,都能提升修为?我就刻了两个夜晚,所遇瓶颈便自行突破了,那若是我再多刻几夜,岂不是无敌了?”

    王长贵摇头道:“傻丫头,事情当然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了,我问你,你所修行的功法都有些什么特点?”

    “特点?”叵蓉疑惑道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我修行的功法有何特点,盘古之术的精髓在于随心所欲,一旦施展,便定是大开大合,遇强则强,以力打力,以势压人……”

    王长贵点头道:“不错,想必当初智者传你这套功法的主要原因便是因为你叵姓一族之人,天生神力,这套盘古所遗留下来的功法十分适合你修行,但你要切记,凡是此类刚烈之术法,到后期必定都是粗中有细,刚中带柔,倘若我没有猜错的话,你近期所遇瓶颈,便是招式上细微的衔接之处的变幻吧!以往见你动斧,皆是气劲十足,刚猛有力,但却力有余而柔不足,虽威力强大,但是招式却略显生硬,原本我想及早提醒,但介于你所修习的盘古之术乃是上古大神盘古所创,其中玄机绝非我辈之人所能参悟,所以我才不敢妄自评判。而如今见你篆刻日夜碑文之后,自行突破,我才知道我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,须知篆刻碑文虽与修炼功法无关,但却能磨练你的心智,笔锋间的转换恰好对应了你斧法招式上的变幻,这细微的契合点,便是你突破的关键!”
赞赏-->

设置 手机 书架--> 目录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