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理理电子书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进入TXT下载页章节错误请点击我

首页 > 恐怖小说 > 灵怪笔录 > 第二十九章 第八节

书签

第二十九章 第八节

染血鬼手
    第二十九章第八节

    听了这些,徐云德虽然心有惊讶,但却还是释然了,他说道:“羽儿姑娘,我曾跟你爹许诺过,他提出的条件,只要在我徐云德的能力范围之内,那么我定会答应,只因那血染红花却是事关重大,我必须得到它,今夜的事……是我对不起你,但有一点我要跟你说明,我家中已有妻儿,所以说我无法带给你一个美好的将来。</files/article/html/2/2155/重生之悠哉人生最新章节39小说网>你若想杀我,我无话可说,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办,等这事儿了解了,我自会前来找你,以死谢罪!”

    虽然徐云德嘴上这么说着,可他心里却并非这么想,那个年代娶个二房也并不罕见,若是这白羽丫头能够接受,那么自己坐拥双妻,岂不美哉……

    但话虽如此,当徐云德脑中闪现出妻儿的面貌时,心头又别有另一番滋味,总觉得自己似乎很对不起他们,一来自己终年在外,极少回家与他们团员,虽说给了家里富裕的生活,但他这个做父亲的职责却是没有尽到,而如今却又在外头搞了这么一处,怎好叫他心安理得?另外还有一点,那便是自家的糟糠之妻温柔贤惠,善解任意,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能包容,可越是如此,他心中就越发觉得对不起她。

    见徐云德许久没有做声,白羽伸着小手一边在他胸前画着圈,一边娇声问道:“徐先生,您在想什么呢?怎么那么入神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没啥,就是万般没有想到,你我尽然会走到一起……算了,既然都已经发生了,我徐云德定不会亏待了你,时间不早了,咱还是早些休息吧,明儿早晨还要跟你爹商量要事呢!”

    白羽温顺的点了点头,随即便讲俏脸埋进了徐云德怀中,沉沉睡去,可另一方面,徐云德此刻怀抱娇女,加之心情烦乱,哪里还有心思睡觉,因此这夜,他近乎算是没有合眼,许多事情不断的从脑子里闪现而过,直叫他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挨到天明破晓十分,徐云德便早早的穿了衣衫,见怀中白羽还在熟睡,无奈的摇了摇头后,徐云德悄悄下了床,并不忘给她掖了噎被角,随后方才出门。

    话说这白家大宅,也就是红花会的总部,真是昼夜颠倒,夜间灯火通明、热闹非凡,可到了这时候,却连一个人都见不到,就连看宅护院的都难见踪影,介于这是人家的地盘,徐云德也不好随意乱走,只是来到了院中,打了套拳,舒活了下筋骨,一阵拳脚练下来后,他觉得浑身舒爽,长吐了口浊气后,正准备进屋,恰见老黄从堂屋走了出来,徐云德笑着打招呼道:“早啊老黄。”

    老黄笑道:“徐老大这么早就起床啦,是不是我红花会的床睡不习惯呀?”

    徐云德打了个哈哈回道:“我这个乡野粗人,随便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能睡的香甜,到了你们红花会,怎会睡不习惯呢。”一边这么说着,他一边心想:“老黄呀老黄,你若是知道了我跟你们红花会的大小姐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的话,不知你会作何感想?”

    老黄道:“徐老大,早餐我稍后便叫人送去你房中,那我就不打搅你练功了,老朽我还有点事情要办,咱待会儿再见。”

    徐云德笑着点头,待目送老黄走后,方才转身进了屋内,这时候偌大的厅中依旧是悄无声息,一个人影儿都没有,他又暗想道:“也不知葛家兄弟昨晚过的怎么样,不过想来这红花会养了不计其数的美人,他俩那种俗人,定然美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中,白羽依然醒来,但还有些迷糊,隐约看见是徐云德回来了,顿时欣喜的做起身道:“先生,您早么早就起啦,昨晚……昨晚你也累的不轻,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?”

    徐云德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:“我习惯早起,一到钟点就睡不着了,你若是感到累,就继续睡吧,我不打搅你便是,好看的小说:。”见此刻白羽玉兔半露,秀色可餐的模样,徐云德脸上稍现红霞,别过头去,不好意思再看。

    白羽冰雪聪明,自然领会了徐云德的想法,可她又是那种直爽的女子,既然爱了,便绝不会扭捏,轻笑下,随意的披着件外衣,也不怕天冷,下床走到徐云德身边,环手抱住了他的腰身,将脸埋进了他的胸口,轻声说道:“先生,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所以你不必这样,如若不然,只会显得你我生分,那样的话,我会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徐云德闻言,颇有些不知所错的挠了挠头,最终还是将手抚上了她的脊背,说道:“羽儿,你的话我记下了,如今天冷,你就这样下床小心受凉了,乖,还是进被窝里暖和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徐云德的话后,白羽满心欢喜的说道:“那好吧,不过我要先生抱我上床!”

    徐云德一听,无奈的叹了口气后,横腰将白羽抱了起来,走至床前,轻轻的把她放了下来,并替其盖好了杯子,谁料当他要起身之时,白羽突然亲了他脸颊一口,随即俏皮一笑,钻进了被窝中。

    徐云德被这突如其来的“袭击”搞的神色一滞,随即无奈的笑道:“傻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阵敲门声传了进来,徐云德张口问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门外有人回话:“徐先生,我是来给你送早点的,方便进来吗?”

    徐云德应声道:“哦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便见门被人自外而内的推开,随之一个瘦瘦的小伙子端着些糕点、稀饭之类的小吃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有劳这位兄台了,放那儿吧。”徐云德抬手指了指桌子说道。

    那年轻的男子点头道:“好勒。”说罢便讲早点放在了桌上,随即又开口道:“先生,没有别的吩咐,那我就先下去了,您慢用。”

    徐云德点了点头,那男子转身离去,只是临走时,眼神无意撇到了床上白羽,神色略微有些变化,只是徐云德并没有注意到罢了。

    男子走后,白羽说道:“先生,人家也有些饿了,你能把早点端到床边,跟我一起吃吗?”

    徐云德答应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随即照做,两人相拥而作,一起吃着可口的点心和粥,一边你侬我侬,好不惬意,一顿早餐却是吃去了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见天色不早,徐云德放下碗筷,起身说道:“羽儿,你先歇着吧,我该去找你爹商量血染红花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不料白羽却也着手穿衣,并回答道:“先生,等我一下,我跟你一起去见我爹。如今你我都走到一起了,相信他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    徐云德点头笑道:“那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徐云德与白羽两人并肩出了房门,来到白老大房前,徐云德上前敲门道:“白老大,我是徐云德,方便进来吗?”

    只听屋内传来话音道:“徐老大请进!”

    徐云德闻言,转脸跟白羽相视点头,随即便推门而入,此时此刻,白老大正坐在书桌前捧着本书,只是显然无心参阅,见了徐云德后,立马将其放下,起身抱拳道:“徐老大,昨夜在我这里睡得还好?”

    徐云德笑道:“有劳白老大费心,我睡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白老大连声说道,并一边撇了眼白羽此刻正紧紧攥着徐云德衣袖的手,他白老大是何等人物,这些细节怎会逃过他的眼睛,这徐云德跟自己的女儿好上了,他这个做父亲的虽说并不反对,可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岂不是他姓徐的摆明了要以此为要挟吗?

    不过反过来想想,昨儿白羽临走前说的那些话,有似乎这事并非他姓徐的一人之过,再者说一代尸王绝不会对一个丫头用强,那么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些,白羽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羽儿,还不过来,你这么拉着人家徐老大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谁料白羽却倔强的说道:“爹,我就喜欢拉着他,况且现在我都已经是他的人了,拉着又能怎样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白老大微怒道:“女孩家家的,怎么如此不害臊!”

    白羽吐了吐舌头,随即躲到了徐云德身后,徐云德尴尬道:“哦,白老大,这事儿日后我自会给你白家一个说法,更何况也不能怪羽儿,你就不要责备他了。眼下,咱还是谈谈血染红花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白老大刻意咳嗽了两声,算是自找了个台阶下,随即一转话题道:“徐老大,昨儿老朽我想了一整夜,这血染红花乃是我红花会的信物,历代都由老大执掌,可以说它对于我们帮会意义非凡呀!”

    徐云德闻言,不动声色的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的意思就是不愿将此物给我咯?”

    白老大摆手道:“徐老大且听我说,这红花虽说对我帮会意义重大,但在我们手上却也并无什么实质性的作用,可若是放在你的手上,那便极有可能是救世之物呀,我白某人虽说乃是一介匹夫,可是非轻重还是能分的轻的,我愿意将这血染红花送给你!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徐云德问道:“只不过什么?还请白老大直说。”
赞赏-->

设置 手机 书架--> 目录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