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理理电子书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进入TXT下载页章节错误请点击我

首页 > 恐怖小说 > 灵怪笔录 > 第二十九章 第七节

书签

第二十九章 第七节

染血鬼手
    第二十九章第七节

    徐云德心中暗笑道:“看来这丫头还真是个武侠迷,说话三句不离武功!此等俊俏浪漫的丫头,若是放在普通人家的话,定然会有大把男子追求,可如今却是老早的就毁在那姓白的老头手里了……”想到这里,徐云德稍显惋惜的摇了摇头。</files/article/html/10/10939/恋爱暴君最新章节39小说网>

    白羽见状,好奇的问道:“先生您有心事吗?为何要叹气呀?以您的身份、本事,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情值得您发愁的呢?莫不会是担心我们白老大不愿将血染红花送给你吧?”

    徐云德摇头道:“我倒是不担心这个,我之所以要叹气,那是因为一些琐碎的小事罢了,不足挂齿的。哦对了,咱还是别说我了,说说你吧,怎样,跟在白老大身边,他对你一定不错吧?”

    白羽点头道:“白老大对我很好呀……徐先生,您干嘛突然问起这个来了?”

    徐云的挠头笑道:“没啥,就是随意问问而已。”说罢,他又转脸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见已经快要凌晨了,可眼前这丫头却还没有一丝要走的模样,心里不禁怀疑起来:这小丫头是不是白老大派来诱惑我的?一边如是想着,徐云德一边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俊俏的丫头,越发觉着她身上似乎有着一种难以言表的特殊气质,这令他很是着迷。

    见徐云德用一副色迷迷的眼神盯着自己,白羽心中窃笑道:“什么尸王呀,就算你再怎么英雄,也难逃美人一关!”想到这里,白羽故意看了看钟,随机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道:“哎呀,都已经这么晚啦,先生您该休息了吧?”

    徐云的点头道:“是呀,不早了,是该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白羽闻言,心中想道:“这家伙是怎么搞的,人家都把话说道这份儿上了,他怎么还是无动于衷,方才明明用那种眼神盯着人家看的,现在却又装起正经儿来了!”稍稍迟疑了下之后,才开口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打搅先生您了,羽儿先行告退。”说罢,便起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徐云德摆手道:“羽儿姑娘再见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在白羽儿中,使她又气又怒,但也不敢发飙,这眼看就要走出门外了,倘若徐云德还不出言留住自己的话,那么今晚自己的计划可就泡汤了,正着急着,突然计上心头……

    目送白羽离去的徐云德突然见她身子酿跄了一下,似乎是要昏倒,不容多想,徐云德急忙起身将她搀扶住了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靠在他怀里的白羽柔弱无力的说道:“先生,想必我是中了风寒,头疼得要命!”

    徐云德瞧不出是真是假,只得问道:“那我去给你找大夫?”

    白羽道:“不必了,休息一宿就没事了,先生,我现在着实乏力的很,不知可否借您的床歇息一下?”说着,双手便自然而然的圈到了许运德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,令徐云德浑身为之一颤,咬牙死撑之下,在心里暗自说道:“也不知这丫头的病是真是假,先且照她说的去做,若是装的,我一大老爷们儿也不吃什么亏,!”

    想到这些,徐云德似是壮大了胆子,横腰将白羽抱了起来,并将其送到了自己房中的那张宽阔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白羽心里也是矛盾的很,虽说她想用诱惑之法来套取徐云德的虚实,可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倘若她真的要硬来的话,自己又该如何对付呢?难道自己真像爹爹所说那样,经验太浅?

    这时,徐云德又说道:“羽儿姑娘,你是不是可以把手松开了?这样的话,你如何休息呀?”

    白羽这才意识到,自己的双手还死死的抱着徐云德的脖子,顿时间,俏脸羞的通红,急忙松开道:“对……对不起啊徐先生。”

    徐云德笑了笑没有做声,只是将她把杯子盖好,而自己则又走到了桌前,倒了杯茶,看起了书来。

    躺在被窝中的白羽内心纠结的很,嘟着小嘴想道:“这个徐云德也不知是真正经还是假正经,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男人?一个国色天香的女人躺在自己的床上,可他却还无动于衷的百~万\小!说!”但反过来一想,他这样难道不好吗?难不成真自己真期望他过来玷污自己?想到这里,白羽的笑脸更是红上加红,急忙拉起杯子蒙住了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就这般,两人谁也没再说话,大概过了个把时辰,徐云德终于合上了手中的书卷,转脸看了看床上正“熟睡”的白羽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本想出去逛逛,可又顾及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,大半夜的跑出去乱走的话,难说会不会引起什么误会,可如此这般坐着,却也索然无趣……

    另外,徐云德是个普通的男人,放着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子在自己床上,说一点都不动心,那是假的!

    再说白羽,她更是难以入眠,躺在船上装睡的滋味并不好受,这一个时辰来,她一直偷偷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男子,不知为何,虽说是初次见面,可这男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,却深深的吸引着自己,十六岁,恰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白羽虽说是红花会老大的女儿,比寻常人家的孩子要早熟的多,但是关于男女感情这东西,却还是白纸一张!如今在不知不觉间,自己对徐云德产生了爱意,可自己却是全然不知……

    终于,最先坐不住的是徐云德,不是他想要对白羽做什么,只是寻思她的病能有所好转,然后送她回自己的房间!如此以来,也好睡个安稳觉。想到这里,他站起身走到窗前,轻轻的推看推白羽的肩头,低声问道:“姑娘……你好些了没?”

    装睡中的白羽此时很是矛盾,她不知自己睁开眼后,该说些什么,又该做些什么,只是意识告诉自己,她不想就此离开徐云德的房间,什么血染红花,什么红花会……这些东西早已杯她抛在了脑后,不是有句话说恋爱中的女人是疯狂的吗,或许这个时候的白羽,便是这么个状况吧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老子英雄儿好汉,白老大是盗墓界乃至黑道的风云人物,他的女儿白羽自当在很多方面得到了他的遗传!矛盾之下,只见白羽猛的睁开了双眼,咬着下唇,一脸绯红的冲徐云德说道:“先生,人家今晚不想走了,您要是困了,就上来跟人家一起睡吧!”说罢,还刻意往里移了移身子,似乎是给他腾出空来。

    徐云德似乎是被白羽的话给惊住了,呆立了良久,愣是没说出话来?白羽本就是个敢爱敢恨、性格直爽的姑娘,既然已经想通、并豁出去了,那便再也没啥顾虑了,见徐云德许久未动,又开口说道:”先生?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云德心下暗想道:“徐云德呀徐云德,枉你还自称天不怕地不怕。如今一个女人都能把你镇住!倘若这事要是传出去,单是姓葛的那俩小子,就能把你笑话死,更何况这个羽儿也不是什么良家少女,一个风尘女子而已,上就上了,哪来那么多顾虑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徐云德把心一横,翻身便爬上了大床,三下五除二的解了自己的衣裳,钻进了温暖的被窝里,将那柔弱无骨的小羽儿拥进了怀中!

    翻云覆雨间,徐云德欲生欲醉,这种感觉,是跟原配妻子行事所不能体悟的到的。可有一点,却叫他有些疑惑,按理讲这丫头既然都已经跟了白老大好几年了,那也该早就破了处子之身,可为何跟自己行事之初,却还流露出了那般痛苦的神色呢?难不成那白老大是天生的短小精干……像及此处,徐云德不禁暗觉好笑,可当蜷缩在他怀中的白羽说了一句话后,却是犹如晴天霹雳!

    白羽娇声说道:“徐先生,您要了人家的第一次,日后可得对人家负责哦!”

    “啥……啥……啥……啥玩意?”徐云德惊声道:“第一次……你说这是你的第一次?”

    白羽听了这话,似乎有些生气,撅着嘴道:“当然了,要不你以为是第几次!”

    见她模样似乎不想撒谎,可徐云德还觉有些不可思议,急忙掀开杯子看了看床单,果不其然,床单上的那一抹鲜红,说明了一切!这下,徐云德彻底懵了,他千算万算,也没能算到一个跟了白老大好几年的俊俏丫头,竟然还是完好的处子之躯。

    见徐云德神色不对劲,白羽开口问道:“先生,莫不是你要反悔?亦或者是您觉得白羽配不上你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没有那回事儿?只是……你刚才说什么?你叫……白羽?你跟白老大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徐云德更是惊讶不已的问道。

    白羽自觉说漏了嘴,但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,也是她始料未及的,如今既然没必要在隐瞒下去,干脆与其坦白了吧!想及此处,白羽理了理稍显凌乱的发梢,然后趴在徐云德胸前,盯着他的眼睛正色说道:“徐先生,事已至此,我就跟你实话实话了,不错,我叫白羽,是白老大的亲生女儿!今晚我来找你的目的原本是想从你这里套话,并打探你的虚实,因为爹说你越是想得到那血染红花,那么我们红花会能从你这儿捞到的好处就越大,只是我没有想到你我竟然……”
赞赏-->

设置 手机 书架--> 目录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