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理理电子书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进入TXT下载页章节错误请点击我

首页 > 恐怖小说 > 灵怪笔录 > 395第二十五章 第七节

书签

395第二十五章 第七节

染血鬼手
    395第二十五章第七节

    时至半晌,徐云德和马圣先后从入定中醒来,此时的两人皆是一扫先前的疲倦之态。</files/article/html/0/244/仙诀最新章节39小说网>看样子经过这一两个时辰的调息,他们俩都恢复过来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周围的帐布,王长贵也没有多问,其实他在打坐的时候,意识还是很清醒的,周围所发生的事情更是了然于心,所以对于徐云德和刘萍是何时刮起了帐篷,他也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徐云德一边将考好的兔肉递给王长贵和马圣,一边把方才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王长贵对此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,在听了徐云德叙述之后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道:“徐兄弟的做法,也恰合我的意思,至于那山谷中的东西现世之后,到底该归谁所有,并非是我们如今能够定夺的,唯有到时候见机行事了。”

    刘萍此刻还在看着那石林的布局图,对于天衍图她本来就不陌生,再加上这许久的功夫,如今对于这幅图中所暗藏的玄机,多少也有了些见地。只听她说道:“大仙,这山谷中的石林布局,虽说呈一幅天衍图的形态,但其中却有似乎隐藏着些其他的东西在里头,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,可一经发现,却又令人费解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一听这话,顿时开口道:“哦?丫头你看出了这图中的那些反常之处,不妨说出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徐云德以及慕丘痕还有马圣等人也都是来了兴趣,纷纷凑了过来,只见刘萍将那两张麻布拼在地上,随之说道:“据我所知,古时候的得道高人画出天衍图来,最初只是为了标注星辰在二十四节气中的不同方位。而实际上,天衍图之所以呈现为一个球型,其实就是因为我们所生存的大地、以及天上的星辰,实则都是运转不息的,这也就导致了空中的星辰,在各个节气中的位置,皆不相同。但后来被不董行的寻常人看了,就误以为图上画的就是我们所生活的空间,也因此才出现了天圆地方的谬论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点头道:“天圆地方一说,在道家与凡人眼中的含义,确实大不相同,在修道之人眼中,‘圆’所代表的意思有很多,比如无限、轮回乃至阴阳等等,而‘方’则是代表着有限、边际以及束缚。因此道家所说的天圆地方,实则是天乃是无限大的存在,且天上的日月星辰也都是运转不息的,而地却是有限的,它并非是古人们所认为的那样,永无止尽。”

    刘萍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真正的天衍图,可将其分作二十四份,恰合一年中的二十四节气,而这二十四等份中的星相格局,方位虽都有所改变,但数量上却应该不变才对,可是你们看这山谷中的石林分布图上,虽也可以分作二十四份,可是每相邻的两份中的圆点数量皆会有一个点的误差,也就是说二十四份中,有十二份是十个圆点,而另外十二份则只有九个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王长贵和马圣又怎会不知道呢,毕竟这图就是他俩画的,但听了刘萍的话之后,马圣还是暗自佩服起了眼前的这个女子来,只见他连连点头的说道:“刘姑娘心思缜密,观察入微,真叫贫道佩服了。你说的不错,对于这一点,我与王道友在画图的时候也都曾发现,但为了尽快的将图赶出来,所以一时也没有深入探究,后来完成之后又实在是疲倦的紧,以至于暂且的将这问题给忽略掉了,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点头说道:“这其实只是一幅简略的天衍图,所标注的星辰也就只有那九大天星,而那多余出来的十二个,就不知道究竟有何用意了。”

    刘萍听了这话后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随即又再次将目光投在了身前的麻木之上,看了许久之后,脑中却有突然灵光一闪,随之满是激动的开口道:“各位,你们将其余的圆点全部给忽略掉,整幅图就只留那多余出来的十二个点,加之正中的发光巨石,看有何蹊跷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话,纷纷照做,片刻之后,大伙脸上无一不是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,只听徐云德说道:“这……这十二个点竟然组成了一个两个大小相同、边角相交的六边形!”

    王长贵此时脸上的神色也是极为的震惊,只听他说道:“这绝非什么六边形呀,徐兄弟,你将这你所说的那两个六边形的点各自连接起来,看最终能得出一个什么结论。”

    徐云德闻言点头,随即有忙按照王长贵所说的去做了,这下倒好,竟然许久时候都是沉默不语,王长贵默不作声的等了少许,见徐云德始终是一脸的疑惑,方才开口说道:“是不是两个重合在一起的六芒星?”

    徐云德一听这话,顿时恍然大悟,一拍大腿道:“可不是吗,就是两个六芒星……只不过这图案太复杂了,单靠脑子想,一时半会还真难理清。”

    此时,慕丘痕声音颇为差异的开口道:“素闻六芒星大多是用以通阴之用,而两个重叠在一切的六芒星,则更是可引出地府之气,难不成这山谷底端,是通往鬼门关的入口不成?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话,脸上皆是由不住的一阵惊诧,若慕丘痕所猜测的当真属实的话,那这山谷中所隐藏的秘密,或许就不单单只是上古法器那么简单了,王长贵顿了顿,方才开口说道:“事到如今,且不管这山谷底下究竟是不是黄泉的入口,咱都得硬着头皮将其解开。”

    刘萍点了点头,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身前的麻布之上,看了许久后,却又是突然摇起头来,并开口说道:“我总觉得这山谷似乎并非什么通往黄泉的洞口。徐大哥,大仙,你们还记得我们在七女坟底曾见到的三世冤魂,是如何将那些魂魄引去黄泉的吧,此外还有龙王村外的地下遗址的密室内,那鬼王也多半就是被阴间的阴司给抓了去,由此可见,黄泉的入口可以出现在世间的每一个角落,而并非是单单的某一处地界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和徐云德一听这话,都是连连点头。随之徐云德又开口问道:“可是若六芒之阵当真是通阴的法阵,那这里的两阵重叠之势,又该如何解释呢?”

    刘萍猜测道:“我以为,这山谷中的双阵,或许是为了封印某一样东西,而这样东西便绝大多数就在阵法正中的发光巨石之上,说不定只要我们先设法破掉了双阵,那被封印的东西就能重见天日,如此一来,山谷中的秘密也就不攻自破啦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不置可否的说道:“丫头推敲的有理,这阵法虽说隐藏的极深,但一经被发现,要破掉它实则也并无太大困难,只要我们找出那十二个怪石,并将其砸碎或炸毁,那么阵法媒介便不复存在,从而双阵也随之破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后,众人脸上解是不由得透出了些许兴奋和期待的神色,徐云德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还等啥,赶紧去破阵呀!”

    王长贵听了这话后,则是不动声色的冲徐云德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看看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人,徐云德见状后,挠头笑道:“一时激动,竟然把眼下的情形给忘了。老道,你说说眼下咱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王长贵闻言,却也一时语塞,摊手道:“若与这些人动手,我们倾尽全力为之,在他们不及还手之前将其尽数杀灭,虽有难度,但也不是做不到,只是徐兄弟、丫头,还有诸位,你们觉得这么做合适嘛?”

    慕丘痕对于杀人之事,并没有什么感觉,只见他神色漠然的说道:“我看大家的意思,若要非动手不可的话,只要抢在这些人举枪之前,我想咱还是颇有胜算的。”

    可马圣却是连连摇头,他说道:“诸位,我与大伙虽并不熟识,但还是冒昧的奉劝一句,得饶人处且饶人,山谷中的宝物虽然珍贵,但若是能有其他解决的法子的话,我看还是尽量避免杀戮微妙。”

    刘萍抬眼看了看马圣的神色,只见他满脸的赤诚与正气,但目光中却又有些扑朔,似乎是把她们这伙儿人都当成那种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的小人了,于是便开口说道:“马老前辈,您别误会,我们并非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坏人,只是这山谷中的法器有可能对于我们而言,极为重要,使得我们必须将其夺来,因而才不得不出此下策。”

    马圣轻笑道:“一件天灵地宝,对于修道之人而言,所代表着的是什么,我又怎会不知,但若要只为一己私欲,而去残杀他人性命,那与妖物又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刘萍见马圣还是有所误会,刚准备再次辩驳,却见王长贵冲她摇了摇头,见状后,刘萍当下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只听王长贵说道:“马道友,这些人也是为了夺宝而来,其目的与我们都是一样的,另外他们的这些都是什么人,不用我多言,你也该看得出来,倘若我们在得道山谷中宝物的时候,这些人动了杀心,死的岂不就是咱们?有争夺必定会带来杀戮,有杀戮则又必定会有胜败,古往今来一将功成万骨枯,胜者为王败者为寇。想必这些道理,马道友不会不明白吧?”

    那马圣听了王长贵的这番话后,沉默许久,其余人则一时也没再多言,王长贵却一直盯着马圣的脸色,似乎是在等着他下面的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马圣终于长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本以为这山谷中当真有宝物的话,也该是缘者得之,所以才前来碰碰运气,可如今看来,是我想的过于简单了……既然如此,那也罢了。诸位,贫道先且告辞,那山谷间的宝物若真得用人命去换的话,那贫道还是不参与了。”说罢,便又冲刘萍等人报了抱拳,随之转脸欲走。
赞赏-->

设置 手机 书架--> 目录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